設為首頁 |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高教動態»

相關新聞

如何養好師范教育這臺“母機”——人大代表為新時代教師教育發展建言

作者:中國教育新聞網 文章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更新時間:2019-03-18

  師范教育是教育中的教育,新時代如何養好這臺教育“母機”,如何構建新時代的師范教育?兩會期間,本報記者采訪多位師范大學校長代表以及中小學校長代表,熱議新時代師范教育。

招生——靈活多元,增加一流師范高校

  生源可以說是師范教育的源頭和關鍵。現有的師范生招生政策有什么問題?如何才能吸引更多優秀的學生更順暢報考師范專業?

  全國人大代表、河南師范大學黨委書記趙國祥直擊目前師范生招生方面存在的問題,一是師范院校在師范生招生與培養中的主體地位在下降,調查顯示,就師范院校內部而言,大多數師范院校師范生的招生數在招生總數中所占比例為20%—40%,師范專業占比則更低。二是師范生的生源質量整體偏低,師范生招生中男女比例失調現象較為明顯。據調查,師范院校中男生比例僅占30%左右。

  具體到免費師范生招生計劃,全國人大代表、東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校長邵志豪指出,當前,大學與地方在招生與就業方面缺乏有效溝通。各省區市中小學校與免費師范畢業生在需求崗位范圍內進行雙向選擇的相關要求也沒有明確細化,這就容易導致招生與就業機制不健全、不具體,招生計劃數與各省區市教師需求數不匹配等情況時有發生。

  全國人大代表、江西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校長張國新則認為,師范院校在高等教育體系中的地位不高、支持力度不夠,知名的師范類高校數量不多。教師在社會上的地位還不高,特別是經濟地位。因此,主觀上優秀高中生源不愿意讀師范專業,報考積極性不高。

  為此,張國新建議,加大對師范類高校的投入,提高“雙一流”建設高校中師范類的占比;對師范類招生給予一定的自主政策,促進師范專業招生方式多元化,對于富有愛心、熱心教職的高中生通過提前測試可以在高考中降分優先錄取;在師范院校內部,師范專業面向大一、大二學生,選拔樂教愛教的相關專業學生轉讀師范專業,鼓勵非師范專業人員報考教師資格。

  全國人大代表、山西師范大學副校長許小紅則建議,需要改革師范生招生制度、實施師范生提前批次錄取,重視面試環節,建立靈活的進退機制;有效引導地方政府加大對師范院校和師范類專業的支持力度,大幅提高師范生生均撥款,建立專門的師范教育專業獎、助學金制度;遴選建設一批高水平、有特色的師范教育基地,增加師范教育對優秀青年的吸引力。

培養——專兼并蓄,全面提升質量

  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石門縣雁池鄉蘇市完小校長王懷軍提出了中師對現在教師培養的意義,“中師之所以讓人懷念,是因為中師生的全能,即琴棋書畫、吹拉彈唱,樣樣都拿得起。特別是在山區師資嚴重缺乏的情況下,他們可以身兼數職、兼教多個學科,并且能保證一定質量。”

  “現在小學全科教師的探索,正好應該吸收中師教育的特點。”趙國祥認為,應從三個方面著力:一是推進制度創新,試點探索初中起點專科和本科培養模式。二是增加面試環節,挑選樂教適教的優秀青年進入候選教師行列。三是優化綜合課程體系,培養勝任小學全科教育的“四有”好老師。

  許小紅則認為,結合辦學實際,應持續推進全科培養。一是完善師范教育課程設置。以通識教育課程為例,按照少而精、博而通的原則,對比例過高、內容龐雜、門類多、內在邏輯聯系不足、主干課程不突出的學科性專業課程進行整合,強化、突出常識性知識。二是健全師范教育相關制度。從專業設置、學制年限、課程內容和培養方式等方面,綜合考量,制定全科教師培養標準。同時,制定全科教師崗位和職稱傾斜政策,尤其對于堅持在鄉村小學工作的全科教師予以一定的保障性、幫扶性傾斜。

  “此外,綜合大學開辦師范教育,是師范教育的一種有力補充,但并不能取代師范院校的師范教育,推動師范教育持續健康發展,關鍵還要依靠師范院校。”趙國祥認為,在教師培養體系日益開放的時代背景下,這種師范院校與綜合大學互補的師范教育體系,有利于通過適度競爭,充分激發活力,形成良性互動,在確保充足的師范專業人才培養供給同時,全面提升師范專業人才培養質量,涌現出更多一流的大國良師。

實訓——協同合作,職前培養職后培訓有效銜接

  “部分師范生實習流于形式,主要原因是本科實習生教學能力弱、學生家長不接受,學校也不放心。”張國新提出了師范生實習實訓的緊迫性,要在教師教育的內容上做整體規劃,做到先分工、后銜接,有協同、有合作。“目前是職前培養階段企圖完成職后階段的任務,結果事倍功半;職后培訓,卻仍舊在做最基礎的教師素質、教師基本功等本該職前養成的教師教育工作。”

  針對職前培養與職后培訓有效銜接的問題,趙國祥提出培養“雙師型”教師教育隊伍的建議,增強師范院校師資隊伍的中小學實踐能力;實行“雙導師制”,用一線卓越教師造就未來卓越全科教師。

  邵志豪說,以東北師范大學為例,學校以“教師教育創新實驗區”建設為實踐載體,提出并踐行了高等學校、地方政府、中小學“三位一體”協同育人模式(“U-G-S”模式),有效破解了師范生教育實習的難題,為培養造就卓越教師提供了平臺保障。“這一模式已經寫入了教育部和中央的文件之中,在全國推廣。”

  針對三方協同合作,許小紅建議要探索、創新合作方式,如設立工作坊、項目掛職、學術休假等,保證三方“權責分明、優勢互補、合作共贏”,充分實現職前培養與職后培訓的有效銜接。

  趙國祥建議盡快打造一批示范性地方師范大學,并通過強化示范性師范大學的典范引領,職前教師培養和職后教師發展的有機銜接,努力構建以師范院校為主體、高水平非師范院校參與、優質中小學(幼兒園)為實踐基地的開放、協同、聯動的中國特色教師教育體系。

就業——強化服務,提升師范生職業自信

  “2018年國家調整師范生政策,把免費師范生改成了公費師范生。”趙國祥介紹,最大的變化就是履約任教年限從10年調整為6年。

  我國師范生免費教育政策從2007年實施以來,截至2017年,已累計招收免費師范生10.1萬人,其中90%到中西部省份中小學任教。“然而,不容忽視的是,近年來免費師范生‘違約’不在少數。”趙國祥說,國家及時調整政策,是為了更加符合任教6年剛好能完成小學6年、初中或高中3年的完整教學周期的實際情況,更加尊重師范生的職業選擇與發展規劃。“從‘免費’到‘公費’,有助于強化師范生培養中的公共精神和社會責任。”

  趙國祥說,構建公費師范生特別是鄉村教師發展體系,要鼓勵公費師范生在職攻讀教育碩士專業學位,對在鄉村尤其是教學點任教的公費師范生的職稱評審實施支持性政策,面向服務期達到特定年限、任教效果優良的鄉村中小學教師,建立專門的高級職稱制度。

  許小紅認為,除了縮短年限,為了讓更多優秀年輕教師留在教師崗位、扎根基層,還應打出政策“組合拳”:“比如在招生計劃編制方面,加大本土化招生力度,將師范生定向到校或縣級以下特定區域,畢業后直接分配到最需要人才的農村中小學;在教師人力資源配置方面,要堅持問題導向,進一步推進‘縣管校聘’、交流輪崗、編制管理、職稱評定等教師人事制度改革,促進教師資源合理配置、有序流動。”

  《中國教育報》2019年03月16日第3版

领航棋牌娱乐官网_领域棋牌唯一官方网站_麻将赌博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