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大學時代»

【本周時評】立于文化之本 流頌傳統經典

作者:陳穎琦 張欣冉 文章來源:新聞網 更新時間:2019-04-01

  “土生木釀水中火,金樽玉液小乾坤;文癡武客三點血,江湖相見半盞春……”近日,在B站音樂區廣受喜愛的up主ilem又出新作《大氿歌》,這首歌曲很快便憑其動人的旋律和獨樹一幟的風格火爆各大網絡平臺。在我們享受傳統文化的音律美的同時,不少人想起了前段時間紅極一時且同為傳統文化題材的歌曲《生僻字》。

  流行事物必承風評,略窺一二即可發現,明明兩首歌在選材上屬同一范疇,曲調也都通俗易入耳,而《大氿歌》飽受贊揚,《生僻字》卻毀譽參半,何哉?筆者認為,這種差異是輸出方式所導致的;對于傳承優秀傳統文化,正確的傳播方式應是盡其雅而不造作,現其俗而不尷尬。

  《生僻字》遭到詬病的是它無意義堆砌生僻字的歌詞,“煢煢孑立”“沆瀣一氣”諸如此類在語意上毫無關聯的詞語占據了大半篇章。誠然,生僻的字詞是漢字文化之一,這首歌也提供了大面積的“知識點”,但多少人聽過后“不明覺厲”,不能體會詞語所散發的文字內涵魅力。因此,諸如《生僻字》一類的歌曲,紅極一時卻不能引起大眾內心的共鳴而廣為流傳的原因是,盡管在歌詞上披著“傳統文化”的外衣卻沒有達到文化的“高度”,反觀流傳千古的詞曲,無論是元曲楚辭,在押韻平仄上不僅略有考究,在詞曲創造的意境和內涵上,作者極力引發聽者產生共鳴,創造“身臨其境”之美感,使詞曲在流唱之時,感受的不僅僅是詞語的堆疊更是一種藝術形式所帶來的意境內涵之魅力,這才是能代表一個時代文化精華的詞曲的重要特征。

  細品《大氿歌》的歌詞,很容易看到,《大氿歌》的字里行間都是典故,在節奏感極強的韻律中,作者將蘇軾、李白、杜甫、劉伶等已經被符號化的人物形象重新賦予生機,為我們再現了中華文化中富有特色的酒文化。最獨具匠心的是,歌詞無一字為“酒”,卻又無一字不在寫“酒”,流暢自然,酣暢淋漓,作者豐富的文化素養和巧妙安排使酒中人的萬千姿態得以被一一覽盡,令人嘆為觀止。

  “我們中國的漢字”,的確“一撇一捺都是故事”,可這些故事只有表現出來才能讓更多人聽到、看到、感受到。那些意蘊無窮的文字,不僅僅要嘴誦口傳,還要將它們所囊括的內涵展示出來,堅定而凝練地融進行文里,才能活在人們的心中,百代流芳。

  傳播優秀傳統文化是一個大命題,在傳統文化危機嚴重的當下,每個有責任心的人都肩負著傳承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使命。然而,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并不是空洞麻木地背生僻字、四書五經,文字有自己的溫度,自己的故事,它們不單單是文字,更是氣韻,是風骨,需要我們用更有溫度的方式傳播,結合新時代的流行因素去傳承傳統文化。如果不談這些而只是跟風唱著拗口的“生僻字”,實際上跟逢人便問“茴”字的四種寫法的孔乙己一樣,迂腐造作又尷尬無比。

  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之路任重而道遠,愿這條百花齊放的路上多些有韻味的,少些無意義的;誠望有朝一日,“雅而不作,俗而不尬”的春風吹綠優秀傳統文化的大舞臺。

领航棋牌娱乐官网_领域棋牌唯一官方网站_麻将赌博棋牌